快捷搜索:  

把非遗带入农村学校 剪出“千年丝绸之路”

在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宁城县必斯营子镇中心校的(de)校园里,一幅长37米的(de)剪纸作品格外引人(ren)注目。作品再现了明代中后期绢本设(she)色画《丝路山水地图》,并以剪纸的(de)独特写意形式,勾勒出东起嘉峪关西至天方城(今沙特阿拉伯麦加)、涵盖敦煌等211个重要地理坐标的(de)“千年丝绸之路”,规模宏大,剪制精美。

这幅长卷剪纸作品,由必斯营子镇中心校的(de)美术教师倪淑丽和她(ta)的(de)学生合作完成。除此之外,他(ta)们(men)还共同创作了15米长的(de)卷剪纸作品《千里江山图》《清明上河图》,献礼新中国73周年华诞。

在中国青年报社“温暖一平方”直播间,宁城剪纸第五代传承人(ren)倪淑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剪纸是(shi)非遗技艺的(de)展现,是(shi)乡村美育的(de)载体,更是(shi)一段历史文化的(de)传承。

把非遗剪纸带入乡村学校

倪淑丽是(shi)宁城县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“宁城剪纸”第五代传承人(ren)。受家族影响从小酷爱民间艺术,尤其喜欢姥姥手中精美的(de)剪纸。2003年,倪淑丽从大学毕业,学习美术专业的(de)她(ta)来到宁城县必斯营子镇中心校担任美术教师,一干就是(shi)近20年。

倪淑丽还记得最初上美术课的(de)场景:孩子们(men)没有油画棒,没有彩铅,上课就简单用铅笔画来画去。她(ta)觉得,这样无法提升孩子们(men)的(de)审美能力。当时的(de)红纸只要几角钱一打,每个人(ren)家里也有剪刀,倪淑丽决定教大家剪纸。

但在校园里推行剪纸课程,并不简单。最初有老师家长不理解:拿着剪刀在纸上剪些窟窿,有手就会,为什么还要专门开设(she)剪纸课?在倪淑丽看来,真正有价值的(de)剪纸,应当能体现专业技艺,承载优秀文化,同时激发孩子们(men)的(de)创造性。“剪纸可以锻炼孩子们(men)的(de)观察能力、思考能力和动手能力,还能达到审美上的(de)提升。孩子们(men)可以无限地去进行探索、发现,把它(ta)做得更精美、更有寓意。”

在学校的(de)支持下,倪淑丽将“非遗剪纸”内容融入美术教学,开办高阶段的(de)剪纸艺术活动社团,还编写了3册适合于不同学段的(de)剪纸校本教材,由浅入深,循序渐进,引导学生感受非遗剪纸的(de)魅力。

剪纸的(de)第一步是(shi)描画,把设(she)计好(hao)的(de)图案用铅笔画到纸上,有问题的(de)地方及时修改,改到觉得足够漂亮了才开始剪。剪的(de)技法也很重要,在宁城剪纸中,怎样拿剪刀,对(dui)每根手指都有要求。

初二女孩梅雪晗从小便对(dui)剪纸感兴趣。初一参加了第一堂剪纸课后,瞬间爱上了这个活动。“老师给我(wo)们(men)讲了剪纸的(de)传统文化,特别有趣。剪纸可以培养我(wo)的(de)想象力、创造力和动手能力,我(wo)越来越喜欢剪纸了。”

用剪刀剪出文化传承

在制作《丝路山水地图》时,倪淑丽严格参考历史资料进行创作,为了确认城市之间的(de)距离和弯曲度,多次用尺子精准测量,前期绘画和复杂的(de)剪纸部分花费了整整两年时间(shijian)。

倪淑丽把一些孩子们(men)能操作的(de)部分留到了开学时,每次从社团中挑选3-5名孩子,一起进行柳叶纹、树叶镂空等装饰部分的(de)制作。“大家相互分工,彼此合作,孩子们(men)参与进来特别有成就感。”

孩子们(men)也对(dui)剪纸背后的(de)文化保持着好(hao)奇与热情。参与高阶段剪纸社团的(de)杨欣鑫对(dui)于老师教过的(de)云纹图案印象深刻:“它(ta)代表着吉祥如意”。

杨欣鑫正在上初二,最喜欢文字和山水类的(de)剪纸作品,平时爱看剪纸相关短视(shi)频(pin),学习如何剪得“更艺术”。“过年过节时,爸爸妈妈会让我(wo)给家里的(de)每个窗户都剪一个窗花,因为倪老师教得很细致,我(wo)剪的(de)图案更好(hao)看了。”

宁城剪纸也融入了许多蒙古族元素和当地特色。在倪淑丽看来,每一幅剪纸图案都有它(ta)本身的(de)寓意。例如9个石榴的(de)图案象征着团团圆圆、多子多福;每一根草、每一朵云、每一种纹饰都有寓意,“这些都是(shi)剪纸的(de)语言”。

宁城剪纸讲究“千剪不断,万剪相连”,即便剪刻一万次,每一根线条的(de)笔画是(shi)相互连接的(de),不像市面上的(de)部分工业剪纸,线条会断开。“我(wo)姥姥说,这意味着代代相传,绵延不绝。”倪淑丽说。剪纸过程也象征着把不愉快、不吉祥和不幸福剪掉,只留下象征着团圆、幸福、美满的(de)图案。

文化传承是(shi)一个神奇的(de)“闭环”。在2020年疫情期间,学校直到5月才正式开学。漫长的(de)假期里,有个女生坚持每星期通过微信给倪淑丽传一张自己创作的(de)剪纸作品,倪淑丽把它(ta)们(men)统一放在一个档案袋里,最后累积成了一本剪纸集。孩子对(dui)于剪纸的(de)喜爱带动了她(ta)的(de)奶奶,老人(ren)把自己记忆中的(de)老花样都教给了孙女。倪淑丽惊喜地发现,其中很多技法值得学习与传承,比如用剪刀的(de)尖端在纸上扎出一个小三角,可以剪出凤凰的(de)尾巴。

受到女孩及奶奶的(de)启发,倪淑丽走访了许多民间艺人(ren),学习一些即将失传的(de)技法,填补宁城剪纸的(de)空缺,推动了传统技艺的(de)再现与传承。

在倪淑丽看来,在乡村校园推广和传承地方非遗文化,是(shi)乡村美育很重要的(de)一种形式。“非遗剪纸博大精深,我(wo)想让非遗剪纸走进幼儿园、小学、初中、高中乃至大学,让传统文化在校园的(de)各个角落开花。”

中青报·中青网见习记者 余冰玥

非遗;校本教材;云纹图案;乡村学校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990人留言! 共有:990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